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游艇人生

驾驶“无动力复古帆船”的航海追梦人——刘宁生

2017-08-12 17:14游艇在线编辑:yachtsonline.com.cn人气:


     1947年,刘宁生出生于台湾基隆,父亲刘其伟是台湾著名画家、人类学家,对孩子他从不言教,只是一年到头坐在板凳上写写画画。刘宁生自幼不爱读书,贪玩到专业程度,尤其喜欢到海边游泳、潜水、冲浪。年轻时刘宁生赶时髦,把长发烫成了大波浪,父亲什么都没说。直到有一天他理了个平头,父亲才说这多清爽。“有这样的开明父亲,幸运得不可思议。他什么都不说,可是看到他你会很惭愧。”刘宁生说。

     美专毕业之后,刘宁生娶妻生女,打理着小本经营的工艺品进出口生意。一来二去,不惑之年快到了。同时,他也开始焦虑,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吗?

     接下来妻子带着女儿移民美国了。43岁那年,恢复自由之身的刘宁生打定主意,放弃一切去航海。1992 年他驾驶西式帆船“福龙号”横渡太平洋;从1998 年底起,花了近两年半时间,又以“跨世纪号”西式帆船完成环球航行。这两项举动虽非世界纪录,却都是华人第一。


刘宁生与自己的作品“我的环球航海之梦”合影

   刘宁生不谈纪录只谈文化,他敬重的航海家是“库克船长”而不是“哥伦布”,因为前者有理想,爱大海,而后者追求的是黄金。这应该不是唱高调玩悬念,相反,他对自己的描述有时甚至过分谦虚,这也许只是为了给世俗中人一个易懂的答案吧,比如,“同学一开抽屉,里面全是房产地契。我赚不了,就去航海了”。

  于是,关于驾中国古式帆船航行的缘起,仍不免要说到文化上去。

  在台北县野柳读高中时,刘宁生上学放学都要经过造船作坊,他总是停下来看木匠锯木头、刨木头,“木屑的香味飘过来,深吸一口气,好美!当时我就想,驾着这样的帆船出海该多好啊!”从那时起,刘宁生就对中国帆船萌生了朦胧的爱意。

刘宁生与他的“跨世纪号”

  环航之前,为了购买“跨世纪号”,刘宁生曾在夏威夷住了4个月,看到了夏威夷土著居民的传统双体海船Hokulea的复原船。这种船的制造和驾驶技术都失传已久,1976年,夏威夷土著居民设法将其复原,在没有六分仪、海图、罗盘的情况下,完全靠天体导航,看海水颜色、温度,从夏威夷航行到了塔西提、新西兰,后来又逆风逆流到了复活节岛。Hokulea之后,夏威夷双体船复兴了。不过当时刘宁生心思全在买船上,对此有所感慨,却没想到复原中国帆船。

  1998年12月24日,“跨世纪号”环航起锚。环球一周的过程里,刘宁生少年时代的中国帆船之梦被激荡了三次。

  第一次发生在1999年1月,经过新加坡时刘宁生遇到了一位法国年轻人,他驾驶的是一艘在越南制造的中国帆船,准备在2000年航行到法国。那艘船的船型是中国式的,结构是西式的,窗舱里很宽敞。刘宁生看着凸鼻深目的船主,看着那艘古色古香的中国船,不由得心头一热。

  第二次,“跨世纪号”到了埃及。在亚历山大港,刘宁生看到一艘传统的古阿拉伯帆船,船员的服装都是传统样式的。“反观我们华人世界,说相声的、外国人才穿中国衣服。”刘宁生说,邂逅阿拉伯帆船之后,他开始切实琢磨,能否用中国自己的帆船航海。

  第三次,“跨世纪号”开到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,在那里他又看到了一艘中国帆船。远远望去,那艘船黑漆闪亮,船舷上还写着三个大大的汉字“天后号”。之后刘宁生才了解到,船主是位名叫安德鲁的美国人,那艘船也不是木帆船,而是钢板制造的。

  三次刺激下来,回想到夏威夷双体海船的复兴以及郑和精神的失落,刘宁生的目标清晰了,下一次航海,要用中国古代帆船。


因为“航海之梦”,他们素未谋面却一拍即合

  刘宁生环航时,福建的几个小伙子同样也在做着航海之梦,他们之间素昧平生,并无交道。

  年轻的造船史学者许路,由痴迷于帆船想到了帆船航海。2002年,他开始沿福建海岸自费考察,目标很明确,就是看看现在福建民间还有多少艘旧式帆船,还有多少懂得制造帆船的师傅。2003年前后,刘宁生试图推动台湾当局重新制定与运动休闲帆船相关的海洋法律,会开了无数,全都没有下文。心灰意冷之下应邀来厦门演讲,发出邀请的人是致力于休闲帆船普及事业的福建青年李金华。就这样几个人走到了一起,2004年初,刘宁生、许路、黄剑、王杨、李金华一拍即合。

  目标是明确的,那就是复原建造一艘中国古代帆船横渡大洋。问题是具体的,哪个年代的帆船?什么样的帆船?多大的尺寸?能否找到详细的工料记载?还有没有会用传统方法造船的师傅?造船及航行的钱从哪里来?这些全是未知数。

  几个人具体分工,从头做起。许路继续重复他的海岸行,不过这次他不再是孤身一人。

  2004年6月的一个黄昏,在云霄内湾,许路看到了返港的渔船金华兴号。“那也许是中国最后一艘纯粹的传统大帆船了,现在的帆船,至少也是装了200匹马力引擎的机帆船。”许路说,那一刻他眼睛一亮,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  金华兴号全长27米,船龄连船长汤裕权都说不清楚。刘宁生和许路从船体主要部件的腐朽状况判断,金华兴号船龄至少有80 ~ 100年,在相当大程度上保留着中国古帆船的制造技术,比如,连滑轮和绞车都是纯木制作的。可惜的是,金华兴号在2008年7月7日于珠海港沉船。

金华兴号
金华兴号

多方考虑,联手打造15米帆船

     金华兴号,在古代,金华兴号属于朝廷官船“册封舟”,几个人想要重新打造一艘这样的古帆船,但是,30米长的“册封舟”,仅造船费就需要200万元人民币,加上航海费用还要更多,负责募集资金的刘宁生举步维艰,时间一天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 2006年9月,几个人在厦门大学海滨租了一处三间卧室的公寓房,吃住都在一起,整天研究,整天犯愁,“基地”被悲观情绪笼罩着。许路和黄剑私下商量,老前辈都能把舢板摇到新加坡,咱们就不能造个小点的帆船吗?如果造条15米长的帆船,几十万元就够了……

  有一天,老刘突然说,其实小帆船也一样能够越洋。许路快乐地说,解码古籍记录的模型都制出来了,15米的“赶缯船”。老刘当场拍板,就这么定了!船上不装机器,船体不贴任何商业标志!

  接下来就简单了,许路把三种“赶缯船”的工料单分门别类——船体结构、推进系统(桅杆、帆)、定向系统(舵、船头橹)、靠泊系统(锚)、船体装饰——解读成白话文,分别交到了6位能够制造木帆船的老师傅手上。这6位老师傅,是他在福建沿海往复上万公里寻找到的仅有的12位老师傅中的佼佼者。6个人交回了4张图,其中画得最精细的是晋江市深沪镇的老师傅陈芳财,不过谁也也不敢断言,陈师傅的船图与真实的“赶缯船”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 诸多证据显示,陈师傅画的就是一艘如假包换的“赶缯船”。回忆起与刘宁生打交道的这几年,陈芳财小心翼翼地压制着某种不愉快:“他们从南京和台湾找来那本书,我看了好几遍才懂了四成。2006年10月,我又找了几个老师傅一起研究,也才懂了不到八成。”

造船,问题重重

  2007年元旦,刘宁生、许路等5个人,带着造船合同来到陈芳财家。陈芳财的描述是这样的:“上午7点半到我家,吃完午饭还不走。下午他们问我为什么不接这单活儿?我说:‘假如我造错了,在晋江没关系,错到美国怎么办?一个人卖掉中国,可以吗?!’他们又给我看了一盘录像带,讲的是他们3年里找造船师傅的经历。晚上7点多他们还不走,我实在不忍心了,就签了这条15.6米帆船的合同。60岁的陈师傅也很感慨,已经三四十年没造木帆船了,还以为自己的手艺早就废了,没想到还有今天。

     造船地点离陈家不远,就在海边,师傅们搭好木架子,建了一堵防风墙,就热火朝天地忙开了。纪录片制作人黄剑很喜欢造船工地的情调,“一只鸡走过来,一只狗走过来,古船的胚胎肯定就是这样的,是乡土味而不是工厂味”。

  陈师傅带着5个人,从福建各个木材厂找来木料做齐上万块部件,60%是硬木,其余是轻韧木——杉木,还有一些进口木料。龙骨是一种名为“希腊”的木料,樟木做肋骨、隔舱板、舵……杉木主要用来制作船与海水的接触部分,比如甲板、舷板、舱房。桅杆所需柔韧度较高,用的也是杉木。船体木板之间需要“缝”,这是防止漏水的最重要工序,方法是把生桐油加热到200摄氏度左右,掺杂海蛎壳烧制的石灰,用旧鱼网的麻线把缝隙堵住。

  造船过程中,有几件事让陈师傅耿耿于怀,乃至交了船之后还说:“我造完了船也没全弄懂!”比如,他用螺栓连接龙骨和底扳,螺栓都已经上好了,可刘宁生和许路非要换成方钉,也就是把四棱的长铁钉打弯,用来勾住龙骨和地板。陈师傅想用钢筋混凝土做成10吨压舱物,这样的压舱物遇风浪不会乱动,还可以增加船底的防漏性能。可刘宁生和许路非要用石头做压舱物。

  “我敢担保这艘船可以横渡台湾海峡,可以去钓鱼岛赶马面豚汛,至于横渡太平洋……我不知道,我不保证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。”陈师傅说,麻烦事太多了,开始造船时他的体重是178斤,现在是147斤。

     就这样,造船的说自己造的是危险品,订船的人说这船就是好,双方争执不下乃至红了脸。陈师傅担心的不仅仅是上述问题,他还提出了书面警告:舵有安全隐患。现代帆船的舵都用“嘴扣”封住,操作轻便,不会移位;而太平公主号的舵是古式摇摆舵,用两条绕过船腹的绳子(勒肚)固定在船尾中部,绳索一旦在航行中断掉,操作将非常困难。

     对陈师傅的呼吁,刘宁生表示感谢并说明:“不幸会发生在任何时间,谁都不是旁观者。”

     刘宁生指着下巴右侧的一道伤痕说,自己22岁就懂得这个道理,那年他骑摩托车撞到了铁闸门上,右下唇当时就豁开了,再差3厘米右眼就没了。“所以我不会蛮干,而是了解自然,尊重规律之后才去做。”他说。

“太平公主号”诞生

     船造好了,伙伴们雇人在通向大海的斜坡上摆好涂着桐油的原木,帆船静悄悄地滑到了水中。涨潮时孤独地漂在水中央,落潮时孤独地坐在沙滩上。当地人看门道,一看太平公主号的船眼向前看,就知道这不是渔船——渔船的船眼是下面的。可他们都说这艘帆船太方了,像个鞋盒子,对其速度深表怀疑。外来人看热闹,船体黑白红三色,前中后三根桅杆驾着三面帆,外白内红的炮窗,看起来很酷。


太平公主号

  刘宁生爬上了甲板,船上漆黑一片,只有木头味和海水味是清晰的,桅杆像一束烟柱,向天顶飘去。黑暗中老刘告诉我,太平公主号宽4.5米,跟现代船比起来确实太方了,就连中国最后一艘木帆船“金华兴号”都已明显受到现代船形影响,尾部浑圆,船头尖翘。所以太平公主号速度不容乐观,也就是4、5节吧。而现代西式帆船,最快速度可达20节。

     “我们本意就是复原古帆船,而不是追求速度,可以说,太平公主号的复原率达到了90%以上。”借着手电的微光,老刘走到船舱旁,“古代的船绳是麻绳、棕绳、竹绳,还有女人头发编的绳子,这都找不到了,我们用现代的绳子。另外古代的帆形是方的,我们的帆有点像刀形。古代的帆布有白棉布,还有蔑帆,这些也找不到了,现在我们用的是机织白布,在薯榔浆里泡过,这样帆就变成了绛红色,防晒防水。”

     风吹得人浑身缩起来,干站着也会觉得浑身的肌肉都在劳作。老刘爬进了面积仅有一张单人床大小,高度仅能容人坐起身来的一间船舱里,裹着睡袋道了声晚安。但愿明天风不大也不小,浪不高也不低,老天保佑吧,让这位肩负着和平交流使命的优雅战船有一个卓越的处女航,就像她的名字——“太平公主”。

  “太平公主号”的试航几多波折,好在后续将所有的问题解决,卸掉一部分船帆、木制绞车上蜡、换掉所有木质杠杆……在重新对太平公主号进行修复后,这艘复古的帆船终于成功了!这似乎说明,面对中国古式帆船,老刘确实如他自己所言——尊重规律,不能蛮干。

驾驶无动力复古帆船的航海追梦人——刘宁生
太平公主号美洲之旅

驾驶无动力复古帆船的航海追梦人——刘宁生
太平公主号美洲之旅航线图

刘宁生梦想中的海洋生活

  晋江深沪湾,太平公主号诞生地,就是过去汤家世代过着讨海生活的地方。附近的海边有座香火缭绕的神龛,龛里龛外全是阴森森的白骨。当地渔民告诉我,不论是鱼骨还是人骨,任何骨头都不能留在船上,带回陆地也不能乱扔,一定要放到这里烧香祭拜。他们说,因为我们是讨海的。

  刘宁生们梦想的海洋生活显然要比这样的画面浪漫许多。“麻烦都在岸上,不在海里。”老刘说,他最渴望的生活就是整天在海上漂着,不需要手表,不用接电话,可以仰面发呆,在距地表3000米高处游泳。大海深处有会跳草裙舞的姑娘,还有浑身黏液、腥得要命、动辄飞到船上、撞到手里的银色飞鱼……

  这是一群属于海洋的中国人。循着中国古代航海者的轨迹,驾驭着古代帆船,他们也许将重新找回这个古老文明驰骋海上的蓝色梦想。

(来源:未知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游艇在线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游艇在线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游艇在线,http://www.yachtsonline.com.cn/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  • 推荐专题上方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首席执行官解读旺代帆船赛:一个人的传奇

首席执行官解读旺代帆船赛:一个人的传奇


列表页底部广告
返回首页